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要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数据显示,在遭遇疫情冲击情况下,2020年中国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纯医美市场规模达1975亿元,占全球比重17%,有望成为世界医美第一大国。医美市场火爆,源于“容貌焦虑”普遍化;而“容貌焦虑”普遍化,则源于医美广告推波助澜,在社会上制造“容貌焦虑”。基于此,市场监管总局明确指出,要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重点打击10种情形,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制造“容貌焦虑”。
    然而,必须正视的是,除了医美行业和医美广告,来自职场的容貌歧视,也是制造“容貌焦虑”的主要推手。容貌好的人,通常比容貌差的人更易成功,这也许在某些人看来,是个残酷的事实。然而,当今就业竞争,已进入“拼容貌”时代,却是不争的事实。以至于,调查结果显示,59.03%的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大学生“容貌焦虑”,导致整容成为中国年轻人的一种时尚。尤其是在假期,大学生扎堆整容,跟风“修改”自己的容貌。
    在现实生活中,不少人认为长得好看就有光环加身,容易找到工作,容易交到朋友。尤其是,如今就业创业,不仅是知识和能力的搏弈,更是容貌的竞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病态。当今社会,尽管主流的价值观不提倡“以貌取人”;但在现实中,人们总会有意或无意地在“以貌取人”或者“以貌被取”。俊男美女不仅在情场上春风得意,在职场上也更是顺风顺水。调查显示,六成职场人表示自己遭遇过“容貌歧视”,而有24.7%的职场人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
    可见,年轻人“容貌焦虑”,更源于职场“容貌歧视”。在反就业歧视斗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乙肝歧视、性别歧视等都有了明文禁令,而“容貌歧视”,作为人的视觉的主观喜恶感和潜在心理感觉,却无法可依。毕竟,“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终究只是一些“丑男人”的自我安慰。然而,“容貌歧视”已成为就业歧视中,最常见的一种形式,当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有专家指出,“外貌主义”是种族主义的新形式,应该在文明社会中被摒弃。
    因此,化解“容貌焦虑”,更需治理职场“容貌歧视”。首先,年轻人要学会维权。如果在求职创业时,遭遇到了“容貌歧视”,要注意取得相应证据,如相关录音、录像、广告里涉及五官、长相等文字,劳动合同中对容貌的限制等,可通过向劳动保障部门投诉,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身的劳动权益。问题是,仅靠劳动者个体维权,显然难以扭转“容貌歧视”怪象。相关法律的缺失,也让求职创业者遭遇维权困境。这就要求,立法部门应研究制定反就业歧视的专门法律条款,并将“容貌歧视”等纳入其中,便于劳动者依法维权,以此化解年轻人“容貌焦虑”,终结为求职而整形的社会病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