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会议中指出: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其中,“第三次分配”主要由社会民间力量来实现,社会公众按照自愿原则,进行慈善捐赠。而慈善捐赠行为要受到个体财富水平的影响,大额的慈善捐赠需要有相应经济能力的支撑,中国富豪群体作为中国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群,客观上具有最强的慈善捐赠经济能力。因此,要讨论中国的“第三次分配”问题,就必须先了解中国富豪群体目前的慈善捐赠情况。

建国70多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取得了巨大成就,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大批富豪。按照邓小平同志1985年所提出的观点: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中国的这些富豪群体无疑算是邓小平同志所说的“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那么,目前中国这些富豪群体的财富规模有多大?他们先富起来之后,带动和帮助其他人的情况又如何呢?

基于富豪榜数据和慈善捐赠榜数据,并结合其他来源的数据,我们可以了解到,目前中国富豪群体已经积累了巨额财富,而在慈善捐赠方面,中国富豪群体内部仍存在较大差异,极少数富豪的捐赠占了富豪捐赠总额的很大比例,而其他大部分富豪的捐赠则相对较少。

从财富规模上看,根据最新发布的《2020胡润中国百富榜》,截止2020年8月28日,中国已经有2398名富豪的财富值超过了20亿元人民币,上榜富豪总财富高达27.5万亿元,而2020年中国的GDP也才刚刚突破100万亿元。作为中国先富群体的代表,他们的财富规模已经相当庞大。

在积累了大量财富之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开始积极回报社会,承担更多社会责任,投身于慈善捐赠事业。从单年的慈善捐赠规模上看,中国富豪群体单年的慈善捐赠规模总体上是增大的。

近几年慈善榜数据中上榜慈善家的捐赠总额大致都在“百亿”这个数量级,其中,根据最新发布的《2021胡润慈善榜》,在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期间,共有39位中国富豪的慈善捐赠额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他们共计捐赠301亿元。前39名中国慈善家的总捐赠额是富豪榜前39名中国富豪总财富6.5万亿元的0.46%。从慈善捐赠累计额的角度看,中国富豪群体慈善捐赠的累计额已经较大了,截至2021年4月30日,历年慈善捐赠累计额超过5亿元的在世华人慈善家达到75人,历年慈善捐赠累计额超过100亿元的在世华人慈善家达到7人。

中国富豪群体捐赠的这些钱和物资主要流向了灾害疫情、教育、扶贫这几个领域。其中,灾害疫情类捐赠的波动性最大,往往某一年份若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或公共卫生事件,则灾害疫情类捐赠会在短时间内激增。2003年非典疫情;2008年汶川8.0级地震,中国南方低温雨雪冰冻灾害;2010年青海玉树7.1级地震,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2013年四川雅安7.0级地震;2020年新冠疫情引发了5次慈善捐赠高潮。

这些年份的灾害疫情类捐赠占比都较高,其中,灾害疫情类捐赠占比最高的2008年,上榜慈善家的捐赠中这一占比达到了43%。而在没有重大灾害疫情的年份,灾害疫情类捐赠占比则通常极低,例如在灾害疫情类捐赠占比最低的2018年,上榜慈善家的捐赠中这一占比仅为1%。

与灾害疫情类捐赠的波动性不同,教育类捐赠是相对稳定的,一直占有很高的比重。教育类捐赠的相对稳定是因为捐资助学,帮助其人力资本提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长期持续的投入,在大部分年份,教育类捐赠的占比都在30%以上,而在有重大灾害疫情的年份,灾害疫情类捐赠对教育类捐赠有一定的挤出效应。此外,随着近些年国家对扶贫问题的重视和强调,扶贫类捐赠的比重也逐渐增大,在2018年,扶贫类捐赠的比重达到了最高的29%,成为了仅次于教育捐赠的第二大捐赠领域。

从慈善捐赠分布上看,中国富豪群体慈善捐赠分布的不平等程度要远远高于其财富分布的不平等程度。中国富豪群体的慈善捐赠分布呈现出这样一个重要特点:极少数富豪的捐赠占了富豪捐赠总额的很大比例,而其他大部分富豪的捐赠则相对较少,慈善捐赠的分布很极端。

在大部分年份里,第1名捐赠额与上榜富豪捐赠总额的比值均在20%以上,在2014年,这一比值达到最高的72.42%;前10名捐赠额与上榜富豪捐赠总额的比值均在60%以上,甚至部分年份在80%以上。相对于富豪财富分布的基尼系数而言,富豪慈善捐赠分布的基尼系数相当大。

“胡润中国富豪榜”前100名富豪财富分布的基尼系数基本在0.3左右波动,最高不过2014年的0.366而已,而“胡润中国慈善榜”前100名慈善家捐赠分布的基尼系数在0.530到0.862之间,大部分年份都在0.7以上,2013年、2014年、2015年均在0.8以上,2015年更是达到了最高的0.862。

在通过慈善捐赠去先富带动后富,帮助其他人实现共同富裕的实际行动上,中国富豪群体内部仍存在较大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