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先生曾言:“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它教人离开乡下向城里跑。它教人吃饭不种稻,穿衣不种棉,做房子不造林。它教人羡慕奢华,看不起务农……”这段话我多年前就看过,也曾有同感,但在近年的教育扶贫和教育工作中感觉到问题愈来愈严重、愈来愈迫切需要解决。

前不久,朋友告诉我一件事。为了落实劳动教育,他们学校租了一块地作为劳动实践基地,计划三至六年级各班分一块,种上学生喜爱的农作物。不想在通知学生带劳动工具后,不少家长闹起了意见:“这么小的孩子,种什么地呀。”“从来都没做过,万一碰着伤着怎么办?”“学习好就可以啦,孩子将来又不种地。”……只有少数学生带来了农具,学校只好请人统一种上。

中国农民有不怕脏、能吃苦的劳动传统。在教育子女方面,人们通常认为农村家长会重视劳动教育。而现实是,很多农村家长认为自己吃够了苦、受够了穷,对劳动教育并不重视,更希望孩子依靠智育将来“走出去”。

于是,就有了我在工作中经常看到的一些怪相:一次是走访一家贫困户,家长在地里汗流浃背地劳动,孩子却在被窝里玩手机,旁边摆放着未洗的碗筷和孩子准备写作业的纸笔;还有一次是在习作课上,我和学生走进田野观察春天,有多数学生竟不认识常见的农作物,只觉得很新鲜……

虽然国家多次要求中小学开展好劳动教育课程,但受制于家长阻力和其他顾虑,这一要求在一些乡村学校并不能很好地落实。比如上文所说的学校,租地、种地等整个劳动过程,就看不出劳动教育的价值,反而浪费了公用经费。

家庭具有丰富的劳动教育资源,家长不愿意;学校具有劳动教育的主导、引导责任,落实顾虑多。只有一个发力点他们是一致的,那就是把孩子“关”起来学习,为将来的升学和“离农”打基础、做准备。

这种“离农”的教育倾向,虽使一些孩子成功地“跳出农门”“进入城市”,过上了理想的生活,但也使部分孩子不仅学无所成,还养成了好逸恶劳、缺乏乡情的不良品质,长大后既不能适应城市生活,在农村也待不下去。

因此,学校要结合地方劳动教育资源,丰富劳动形式,帮助学生形成良好的劳动素养,防止他们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方向发展。比如,结合农时开展生产性劳动,让学生深入田间参与劳动实践,培养他们基本的劳动技能和不怕脏、不怕苦的劳动精神,感受劳动人民的崇高和伟大;通过“走出去、请进来”,让学生通过与民间工匠、民间工艺相接触,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和工匠意识、创造精神;经常性开展内务、卫生评比,让学生在反复劳动中懂得劳动的意义和责任,养成自觉劳动的良好习惯……

四川省剑阁县化林村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和四川省“学大寨”的先进典型,留下了很多的劳动故事,还保存有一个原中共化林大队党支部书记、全国第九届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张正桃的纪念馆。当地的鸯溪小学每年都要带学生到这里学习老一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劳动故事,到实践基地搞生产劳动,学生积极向上、朝气蓬勃,很多学生长大了也积极投身和支持家乡事业,使化林村成了当地有名的乡村振兴先行示范村。所以说,劳动教育的形式并不是孤立的,劳动创造了历史、文化、在劳动教育中,还要把历史、文化结合起来,用它们滋养孩子的乡愁根脉。

前不久,有网友通过中国政府网建议:“让孩子们从小了解家乡文化,感受家乡美好,培育乡愁,增强爱国、爱乡情怀,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播种下报效家乡、为家乡建设作贡献的种子。”教育部在回答此建议时明确要求,学校在道德与法治、历史、地理等相关课程教学中要落实地方人文知识的教育内容和要求,引导学生感受家乡的发展变化、萌发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关注家乡的未来发展,树立建设家乡的志向。

据此,学校要充分挖掘地方人文内涵、发展资源,将之融入学校的各种教育教学活动。这种人文内涵,既包括历史形成的地方曲艺、民间手工艺,也包括当今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中形成的创业精神、创业成果,以及地方独特的发展优势、发展前景。用这些优秀的资源感染学生、激励学生,在他们心里埋下与家乡根脉相连、荣衰相牵的种子。对于师资不足的问题,有些地方尝试了将社会力量引入,这是个不错的办法。

好教育要既尊重学生的成长规律和育人规律,也顺应时代要求。乡村教育在抓好文化教育的同时,还要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认真开展劳动教育和乡土文化教育,使孩子健康自然地生长,既有人为“走出去”的梦想不断奋斗,也有人为“建家乡”的情怀奋发努力,将来“走出去”的也眷恋故土,具有为“建家乡”添砖加瓦的思想和意识,以满足孩子的多样化发展需要和乡村振兴对本土人才的迫切需求。这才是办有“根”有“魂”的乡村教育、助力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的合理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