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融资数量减少,市场活跃度减弱,影视投资格局初定,偏向小中企业前期扶持、投资机构步伐暂缓……”中国电影基金会电影投融资发展专项基金总监朱玉卿在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分享了行业出现的新特征。

作为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唯一深度合作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参加了“中国电影投融资峰会”。传统电影公司的掌舵人黄群飞、互联网平台影业的代表人物亚宁、腾讯“三驾马车”战略领军人之一李宁、专业影视投资公司操盘手陈宇键以及新挂帅万达影视的尹香今就“电影、资本、文化强国”碰撞观点。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1)

朱玉卿现场发布了《中国电影投融资发展报告(2021)》(下文简称“报告”)。报告显示,继2019年传统影视行业融资次数与总额断崖式下跌后,2020年整体状况并无好转,虽然融资总额有所回升,但融资次数继续下降。2017年至2020年,影视行业融资事件数量依次为124次、83次、31次和25次,融资总额分别为194.63亿元、172.31亿元、14.76亿元和30.97亿元。

2021年即将走过四分之三,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电影行业的发展面临着哪些困境?电影产业又将在变革和困境中迎来何种发展契机?

10%的影片能赚钱,电影增收要靠非票房收入

影视行业已被“寒冬”标签困扰近三年。

华夏电影常务副总经理黄群飞坦言:“融资难是电影行业的首要问题。主要是因为电影的盈利比例过于悬殊,可能已经到了二八,甚至一九的地步,也就是只有一两成的电影是赚钱的。资本是逐利的,没有利润当然也就没人投。同时,我们的电影投融资体系非常不规范,有很多社会资金想要投电影,但不知道投给谁、怎么投,一些优质项目也找不到资金,双方信息非常不对称。”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2)

环境的变化驱动影视行业转向专业投资机构,而对专业投资机构而言,如何在越过了野蛮生长期的影视领域最大限度地确保投资收益,成为其首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家专业投资公司,厚德前海在影视领域深耕多年,参与投资了《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等众多爆款作品。对于电影投资,厚德前海基金董事长、合伙人陈宇键认为,成功的电影项目要涵盖立项准、拍得好、播得出、收得回四个方面。但从数据反馈来看,能拍完的电影可能就只占立项数的一半多,能播出的又会少掉20%,最后能盈利的电影可能就占10%。

电影行业要想持续发展,还是得先从“收得回”下功夫。陈宇键表示:“一般来说只要是我们投的电影,我们会掌控宣发,让制作方安心去创作,我们也能保证作品的钱最后能回到我们体系里。”除了要收回投出去的钱,当前电影产业还在大力开发电影IP的价值,努力开源创收。“协助影视公司增加非票房收入是很必要的,因为单靠票房增收很困难”。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3)

“一个好的电影IP,它可以TO C(面向消费者),也就是靠票房;还可以TO B(面向企业),例如做一些消费品牌的跨界联合;有的还可以TO G(面向政府),联合地方政府做植入和宣传。开发这些不同的诉求可以很好地实现收入多元化。一个好的IP不只是做出一部作品,而是要做一个IP商业体系。”陈宇键说。

专业金融机构开始助力电影产业发展

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支柱,中国电影曾长期被专业程度欠缺、只注重收益的行业外资本包围。万达影视传媒总经理尹香今坦言,在影视行业大发展的2013年到2016年间,涌进了很多资本,很多公司都开始拍电影。随后演员片酬大涨,到处都是烂片,这些不好的影响直到今天还在延续,导致资本认为影视行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4)

朱玉卿则表示,2020年,一个非常精准的信号是专业金融机构开始助力电影发展,显示了电影投融资格局的优化。“当前有20多家银行都推出了电影金融产品,这在之前是很少见的。回看2014年到2016年,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时期,银行表现得其实非常保守,但到了最近两年,当一些行业外资本退潮,像银行这样的专业机构开始加大对影视公司的支持力度。”

北京银行普惠金融部(文创金融事业总部)总经理段红立表示:“北京银行为9000余家文化企业提供信贷资金超过3600亿,其中影视企业差不多有一千多家。”

除了金融机构开始成为电影产业的重要支持力量,行业内资本也在投资领域表现亮眼。

“我们看到一个特别明显的趋势,就是行业内的资本参与投资项目也在变多。比如《我和我的祖国》《中国医生》,都有几十家联合出品方,这是我们行业内抱团取暖共渡难关的体现。”朱玉卿说。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5)

2020年,共有10家影视行业内资本进行了影视投资,其中阿里影业、爱奇艺、腾讯投资等是典型的行业内影视投资大户。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万达电影、阅文集团等业内资本,也是近几年的投资大户。

此外,行业外资本缺乏对影视项目从内容到开发再到播出的全方位支持,也是更多业内资本入局的重要原因之一。以行业内备受关注的动画产业为例,如今的动画行业已经转入高品质、精品化、个性化的生产阶段,这也是为什么当前动画相关的投融资主力军是诸如哔哩哔哩和腾讯等本就在动漫行业有大量投资的资本方。

科幻电影成发展焦点

上市影视企业往往受到资本市场与大众更高的关注,相比之下,数量众多的非上市影视企业更像是海面上只显一角的冰山,他们在影视行业中的现状往往更能反映当下行业的多元局面。

以爱奇艺为例,其自2019年起开始自制电影。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表示:“我们希望做既满足院线观众需求,也考虑线上观众需求的电影。电影院观影是有门槛的,首先票价不低,其次要有实体影院。但云影院模式的门槛就相对更低,电影可以通过互联网更便利地触达更多的观众。”

行业外资本退潮,专业金融机构资本发力 超20家银行推出电影金融产品(图6)

在电影类型上,科幻电影将成为中国电影在后疫情时代的发展焦点之一。2020年8月,国家电影局和中国科协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科幻电影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将科幻电影打造成为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新动能,并提出了对科幻电影创作生产、发行放映、特效技术、人才培养等方面加强扶持引导的十条政策措施,被称为“科幻十条”。

不少公司在此前后都开始立项科幻题材电影,万达影视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万达影视目前待上映的科幻电影有改编自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的《折叠城市》以及《神舟》等。尹香今表示,未来万达影视会在科幻上持续发力。“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科技能把科幻电影做得更好,让全世界知道中国电影。希望我们更多的年轻人能因此对宇宙产生幻想,并且更加热爱科学,通过我们的电影去影响下一代。”

“通过对科幻电影的启蒙,从理论到实践,把这种科学精神落实到我们的衣食住行中去。”陈宇键说,“文化强国肯定是扬眉吐气的机会,强国一定有自己的大国文化,就像曾经我们有唐诗宋词,如果我们的电影行业有好作品,那就是最好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