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可谓是中国物流平台行业的上市元年。

先是京东物流(02618. HK)于2021年5月率先在港交所上市,市值一度超2900亿港元。一个月后满帮集团(YMM. US)紧随其后,于6月下旬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市值同样超过千亿元门槛。双十一当日,安能物流(09956. HK)也在港交所敲钟。

此外,还有多家物流平台正蠢蠢欲动地筹划上市进程。

近期,数字货运平台“路歌”的运营主体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维天云通)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满帮之后 路歌有何优势?

维天运通成立于2002年,算是中国网络货运赛道上最早一批平台公司之一,目前公司旗下运营中国公路物流领域互联网平台“路歌”。

2005年维天运通推出多款SaaS产品,包括“管车宝”、“好运宝”及“快路宝”;2014年,推出中国首个货车司机社区平台“卡友地带”。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维天运通已为超过8300家托运方及200万名货车司机提供服务,在维天运通旗下平台上完成了总计超过23.2百万份托运订单。

“路歌”母公司维天运通赶数字货运上市潮冲刺港交所,盈利依靠政府补助(图1)

从业务结构来看,维天运通收入主要来源于数字货运业务。其中,货运服务营收占比持续超9成。

按业务类型划分的收入明细

“路歌”母公司维天运通赶数字货运上市潮冲刺港交所,盈利依靠政府补助(图2)

“货运数字化”也正是维天运通此次IPO想向资本市场讲述的故事。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同样以“货运数字化”登陆资本市场的满帮集团,今年6月成功挂牌纽交所,目前市值达129亿美元。

据灼识投资咨询公司数据,2020年,满帮集团全年GTV(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

反观维天运通,招股书显示,其2020年线上GTV总额达279亿元,不足满帮集团的2成。

这或与满帮集团所提供的增值服务相关,如为托运人和卡车司机提供信贷解决方案、保险经纪、ETC服务等,使其在用户数上快速实现指数级增长,占领大部分市场份额。2020年,满帮集团共计为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

除此之外,数字平台型公司也面临政策和监管问题。

例如,满帮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不到一个月后,国家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就宣布对满帮集团旗下“运满满”“货车帮”两大运输平台进行网络安全审查。无独有偶,福佑卡车同因数据安全问题选择撤回美股IPO而拟转港股上市。

在此环境下,维天云通的上市之路也充满不确定性,这或许也是选择港交所的原因。

去年刚转盈 依赖政府补助

业绩方面,2018年-2020年,维天云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93亿元、35.61亿元、46.6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53.0%,业务成长能力表现不俗。

不过,与稳速增长的营收额不同,维天云通在2020年刚刚实现扭亏。报告期内,维天云通分别实现净利润-4265万元、-330万元、2610万元。

这与维天云通高额的营业成本不无关系。

招股书显示,其营业成本几乎完全由货运服务成本构成,并增长迅速。报告期内,其货运服务成本额由2018年的17.51亿元增至2020年的43.19亿元。

“路歌”母公司维天运通赶数字货运上市潮冲刺港交所,盈利依靠政府补助(图3)

然而,这还是扣除相关政府补助后的成本额。2018年-2020年,维天云通的相关政府补助分别为0.73亿元、1.12亿元、1.69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政府补助在整体收入项目中的金额分别为5.7亿、6.32亿、8.13亿。实际上,自2020年网络货运相关政策出台以来,依赖政府补助已然成为货运物流行业中的通病。

维天云通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业务盈利能力一直并预计将继续依赖于当地财政局提供的与数字货运业务有关的政府补助,“如果无法继续获得该补贴,财务表现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2021年6月30日,维天运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77亿元,而在2020年年末时该数据为3.65亿元。这主要得益于维天运通在2020年下半年获得的“融资”进行了结算。

招股书显示,维天运通曾分别在2015年2月、2015年10月、2018年6月、2020年11月获得A轮、A+轮、B轮、C轮以及其他投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集团、毅达资本、华成创投、北汽产投、中信证券等。

IPO前,维天云通的董事长冯雷直接持股20.25%,阿里系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约14%。

此次上市募资,维天云通计划将资金用于升级并加强数字货运业务、扩大卡友地带及卡加车服、增强研发力度及加强技术能力、招募额外销售、营销及运营人员,以及用于运营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上市之路愈加拥挤 网络货运赛道“内卷”严重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共有1299家网络货运企业(含分公司),整合社会零散运力293万辆,整合驾驶员304.7万人,2021年上半年完成运单2834.3万单。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2020年公路货运市场总规模达到6万亿元,其中,数字货运平台的GTV仅占整个公路运输市场的4%。显然,由于数字化渗透不足。

或是看到了数字货运平台的巨大潜力,数字货运平台俨然成为互联网巨头们另一角逐之地。

其中,已纽交所上市的满帮集团背靠腾讯。计划上市的福佑卡车、维天云通则分别背靠京东物流、蚂蚁集团。此外还有消息称,美团准备推出货运物流业务“卓鹿”,目前正在测试中。

同时,在同城配运市场中,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网路运输平台也逐渐形成头部效应。外加传统物流企业、汽车制造企业都在进军网络货运,蚕食市场份额。

2020年3月,一汽创新、东风资产、北汽福田等共同投建“货车之家”。2020年7月,上海交运集团和上汽集团合作同城网络平台“享运共配”。2021年11月,一汽解放上线网络货运平台“优你达”。

在这场激战中,谁能成功上岸,谁将沉沦深陷,谁又能赢得新生?一切还不得知。